Atlas

别被标题骗了,这是首歌名而已。

     强行安利之后给老妹的(迟到好几个月的)生日贺文,哈哈哈哈我不知道要不要更下去。

      以及我觉得这文像是挤牙膏。嘿嘿嘿凑合看吧。

     还有我要大叫!秦风这人设太对胃口了!

 

 

Part.1

秦风没期望能谈场恋爱,至少这几年不会。但非得要一个侦探迷幻想一下那些恋爱的浪漫,恐怕他只能零星地想想他们第一次见面,牵手,或是接吻。

当时唐仁整个人倒在沙发上抖抖抖地大笑像是在抖虱子。他喊得很大声说秦风你太不懂浪漫,像你这样永远泡不到妞。

秦风放下书斜视了他一眼,一脸嫌弃。

好,你….你懂啊。

唐仁摆摆手笑得贱兮兮,起身勾过秦风的肩膀。

这样吧老秦,看在你一脸诚意(你从哪里看出来的)的份上,让我这个情圣来给你灌输点泡妞绝技。

走开啊你。

唐仁就是唐仁,在秦风扒着他的脸把他推开后还能一脸沉醉地滔滔不绝。

听着,你们的第一次接吻,可以是在学校的小树林——

接下来的唐仁讲得话秦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当时的他还皱着眉头思考故事中嫌疑人原本能靠他妻子的证词洗脱一部分嫌疑,可他妻子为何要把话锋指向了于她丈夫不利的证据上。

 

 

可此时的这种情况让秦风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他的大脑有些断断续续地想到三天前唐仁讲的那些甜腻腻的故事。

 

 

你们会在小树林相遇,湖面闪着碎片一样的阳光,你们别扭地打招呼,说,好巧啊,你也在这里。然后适时地有一阵风,吹来些草籽和木本的味道,湖面皱起来,又疏散开。你们肩并肩地坐在草坪上,分享三明治;或者你们相遇于咖啡馆,面对面坐着,目光跟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移动,在她抬手挽起耳边垂下的头发时,你问她,咖啡要加糖吗?

 

末了唐仁还拿出寻龙尺神色严肃神神叨叨——

老秦,听我一言,寻龙尺指向南方;还有,你印堂发红,要走桃花运了。

 

放屁。

 

 

秦风觉得要被这些故事齁死。

并且很想把脑子里这张写了初恋画了爱心的稿纸团成团塞到不可回收垃圾箱里。

但事实是,怎样都好,哪怕是唐仁讲的那些故事。

 

 

怎么样也比现在要好。

 

 

“你没事儿吧?”

 

秦风面前的男孩问他,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秦风一脸呆滞地还没反应过来。

那个男孩子见他这幅表情,笑地露出一口大白牙。

“刚刚谢谢啊。”

“谢…..”秦风使劲眨眨眼,“…..谢谢?”

对方拍拍他的肩,像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那样语气轻飘飘地说着——

你喝可乐吗?

以及,

可乐加冰吗?

 

 

秦风——十八岁。性别男,取向女(鬼才知道,他又没谈过恋爱)。体重七十公斤,身高一米八四。

现在他手边放了杯加冰的可乐,在玻璃杯壁上冒出细小的气泡。

 

一分零十七秒之前,他被一个男孩子亲了。

 

 

秦风之所以会来到这家咖啡店是因为刘星阳。

这丫头比他小三岁,却是他的小姨。秦风搞了几个月了还没搞清楚这辈分,最后干脆不去理会,小姨就小姨,叫她小姨自己又不吃亏。

不过这是秦风之前的想法了。

他现在拿着电话直骂自己太天真。

“阿风啊,你小姨我想去外头逛逛,你把脚踏车搬出来。”

刘星阳轻快的语调从电话那头跳出来的时候秦风才发觉自己手机是开免提的。

他正寻思着如何拒绝时,抬头望见自己妈妈正在看着自己笑,眼神里分明铮铮写着两句话。

带你小姨出去玩和你没有别的选择。

秦风一脸苦样地摇摇头,电话那头姑娘还在不断念叨“好不好呀好不好呀好不好不好……”

然后秦风见到自己妈妈收起了笑容,眼神凌厉地射向书架上排列整齐的书。

 

秦风心脏咯噔一下,不自觉吞了口口水。

 

二十秒之后秦风推着他的自行车出门了。

 

口袋里手机嗡嗡震动,是刘星阳发来的短信。

 

南大街97号,鸵鸟咖啡店见:))))

 

秦风低下头盯着那个微笑的表情好一会儿,生无可恋地抬头。

阳光明媚,他感到一阵寒意。

 

 

“你说吃什么口味的圣代比较好?”刘星阳盯着甜品单子翻来覆去地看,眉头皱在一起像是在考虑一些严肃的问题。

秦风撑着脸透过玻璃橱窗望着外头,“随你啊。”

刘星阳停下翻单子的手,抬头望向秦风。

“你敷衍我。”

这句话把秦风噎住了,他不得不转过头望着这个比他小三岁的小姨。

 

刘星阳有个特殊技能,就是撒娇。不甜不腻刚刚好,够把大人唬住。她也知道这套在秦风这儿没用。所以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加重了。

秦风就知道这丫头画外音是我会告诉你妈妈你没有履行作为一个侄子的义务;还有,你那些侦探小说很可能不保。

算你狠。

 

“巧…巧克力味儿的。”秦风抓抓后脑勺,憋出几个字。

 

中招了。

刘星阳暗暗在心底比了个拇指。

 

“我只给你三秒钟时间做决定!”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女孩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她对面的男孩大喊。而后者像没听到一样,懒洋洋地抬头,半晌他故意压低声音:“都说了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啦,小姐姐。”

“哪里不行我可以改啊。”

 “别改别改,你挺好的,怪我没和你讲清楚。”那个男孩子叹了口气,目光开始四处搜寻。

秦风见刘星阳一个劲儿地往那头瞧,也转过头去。就在那个瞬间他的眼神和那个男孩子的对在一起,他楞了一下,然后眨了眨眼。

紧接着那个男孩从座位上站起来朝他这个方向走过来,秦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摁住了肩膀,下一秒那个男孩子俯下身子,将嘴唇凑近秦风的嘴角。

事实上这还算不上是一个吻。

干燥轻飘,像是片没什么重量的羽毛落到他嘴上。

秦风还是愣在那里,他的呼吸似乎同时间一样凝滞了。

他们三个人都愣住了。

那个女孩捂着嘴眼睛瞪得老大,一声惊呼咽进喉咙。接着她跑走了,刘星阳猜她大概是在哭。

并且觉得那个女孩子很可怜。

百分之八十的原因是因为她的角度没自己这边好。背对着看不太清。

 

后来她仔细回想两人的这一幕,觉得真是有够小言,有够浪漫。大概是因为当时阳光好得不得了,他们又正好是逆光,搞得她少女心都要飞出来了。

她想尖叫来着,不过顶亏她没光顾着叫唤,冷静地拿出了手机。

 

秦风盯着面前放大的男孩的脸,他只能看清楚对方铺开在眼睑的睫毛。

他听到那个女孩子跑走的脚步声,听到刘星阳和周围人细声尖叫和议论。

他听到心跳声,近在耳畔。

可他都不能确定那是自己的心跳还是别的什么。

 

尽管是这样,秦风觉得自己的脑子还是能够转过弯来的,现在他脑子里冒出来的念头就是要把刘星阳的手机给丢进水里。

他听到快门声了。

真是见鬼。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