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las

你以为校医很好当啊/2

                     

         我真以为校医很好当来着。

         还有我不清楚警局有没有挂失,或者记录啥的。

          全是瞎掰。

 

 

Part2.

你说我要是丢了钱包去警局挂失的话,帮我作记录的会不会是秦风?

这个念头在我脑子里酝酿意淫了四天又三个小时之后被我彻底擦除了。这并不是因为我心疼钱包。

绝不是。

然而,

第五天的时候,我把钱包弄丢了。

 

老天怎么这么爱逗人玩儿。

我望着天空,欲哭无泪。

 

丢就丢吧,我还以为我能像玛丽苏小说角色一样非常矜持地走进警局,在前台胳膊肘一撑,头发一甩,说,我要挂失,钱包丢了,出警去找找,多带点人手。

呵呵。

事实是我满脸郁闷地坐在冰凉冰凉的椅子上等轮到我作记录。

前台那个满脸油光的警官还特别嫌弃瞄了我一眼,嘴里嘀咕着多大点事儿啊哭成这样。

我听到了。

实际上我没哭。

所以我估计我是吓得鼻涕泡儿都跑出来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在见到那个帮我作记录的人的时候,我一阵欣喜却看到他尴尬一笑递给我一张纸巾,我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秦风警官,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

我能在脑子里生动形象地勾勒出我喊着这句话被其他警官拖走,而秦风摆摆手扭过头都不屑于望过来的画面。

唉。

 

其实最让人心寒的是几天之后在咖啡馆偶遇秦风,正纠结着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一道飞速前进的影子冲到我面前趴在了秦风背上。

“老秦,等久了吧!”

声音如此欢乐刺耳。

我见过他好多次,去警局偷拍男神的时候总有那么个人在画面上下左右抢戏。

“嘿,小胡啊,不…不久,”我听到男神特愉快地回话 “我也刚到。”

看着他们一搭一搭地喝着咖啡聊着天,我跟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摊倒在木藤椅子上。

他叫胡亦枫,23岁。秦风男神的好兄弟。跆拳道黑带。在元武道教学。

别问我为什么我会去了解男神的好兄弟。

只是凭着直觉,我想知道拱了我悉心呵护多年的白菜的,到底是哪只猪。

 

我发誓偷听不是我的本意。

只是一个熟悉的名字从胡亦枫嘴里冒出来的时候,我不自觉地提高了注意力。

这个名字当然不是秦风。

 

 

是孟响。

 

“我表弟明天来我家,说他同学对侦探很感兴趣,要和你交流交流。”

“噢,孟响啊?我一直觉得他名字很好听。”

哇,男神认识孟响,那我可不可以利用那个皮猴儿去接近男神嘞?

不过等等,他们的关系已经发展到去见对方表弟的同学了吗?

 

我脑子空白了一会儿。

然后这个念头像是一盆凉水从头到脚把我结结实实浇了个透。

 

那些冰桶挑战的同志们,我再也不嘲笑你们了。

 

反正我是没希望了。

彻彻底底的没希望了。

 

我猜胡亦枫口中的孟响同学,估计叫宋歌。

你们四个凑齐了是要干嘛?

打麻将吗? 

 

唉。

这些男生,真是搞不懂他们。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