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las

荒岛隔岸

麦先生的一首歌,歌名作题。

 

周铁和史蒂芬周。两个家伙太可爱了,相互扶持,两座孤岛。

谁都值得快乐。他们俩是。周先生更是。

我好想你,阿星。

煮一碗食神和七号的杂碎面来想你。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记性不怎么好。

头天傍晚他踩着脚踏车路过一片小公园,公园靠南的木头椅子旁长了麦冬,郁郁翠翠又浮出些夕阳的颜色。这让他想到了自己过去住的老房子。

当时他是一个人住的。

在那片居民楼区因为建筑施工而被强拆掉以前,他记得邻居家也种了一片麦冬,颜色看上去要比小公园的嫩上一些。可谁知道呢,记忆总呈现出你想要它呈现的一面。

他前半生的回忆像是封在了一座沉入深海的木箱里,被浮游和暗蓝气泡围绕。铁锁不知何时生上了锈,而他把钥匙弄丢了。

 

其实他是清楚的。

那段时间不算太好但也不算糟糕。至少他贫穷的同时还能保持没心没肺。也许他跑起来还是带风,走路不着分量,眼里闪出水灵清澈的光,呼吸都带着柳叶芽的味道。

 

遇到小狄的母亲是他那段时间过后最坏也是最好的经历。

他不后悔遇到过她,虽然那个女人是之后发生的多数糟心事儿的始作俑者。是她让周铁知道了人生永远没有最糟糕的时刻,因为下一秒生活会变得更糟。以及学会了在绝望里抓住一星点儿希望。

这个希望就是周小狄。

 

 

刚刚开春的气节有点凉,周铁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他们俩的家的时候小狄朝他神秘地笑了笑。

“怎么了?”他有气无力,帽子放到一边就摊倒在床上。

一张纸递到他眼前,周铁接过定了定神眯起眼睛看,上头明晃晃的那红色水笔写着两个大大的数字,而边上的横线上写着的是周小狄的名字。

周小狄。76分。

周铁绷直了肩膀立马直起身子,他脸上挂着惊讶朝小狄望去。

“这回….”他轻轻屏住一口气问。

“没有作弊。”小狄回答肯定,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朝他亲爱的老爸眨眨眼。

“真是谢天谢地了。”

周铁肩膀松懈下来,呼出一口气,低下头看向那张他紧紧攥着的本就有些皱的卷子,再定睛看了一遍分数和名字。接着他微笑起来,小狄看到他老爸眼角细细的笑纹在暖烘烘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好看。周小狄心里也暖烘烘的。

 

周铁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少笑了。

无数次他试着确保小狄回来能吃上热饭,能睡好觉和费心教导他自己为数不多的所知道的做人道理。

小狄刚开始上学的那段时间是顶苦的。

他要适应上工的日夜颠倒;忍受包工头的恶意的调侃;学着不心疼刚拿到手的工钱还没来得及焐热就要递到校导手里,以及生出这个年纪不太该有的白发。

 

他突然觉得一切都值得。

 

可就在周铁刚刚以为他们的生活将有所好转的时候,一个自称食神的男人脚踩布鞋,身披黑色唐装外套走进了他们的生活,捎来一阵陌生雪茄的味道和初春微凉的风。

生活不会有最坏的时候,因为会变得更糟。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