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las

【一八|段子】让你摆阵你往我身上贴符干啥?

 老八太好嗑了。

圆眼镜儿藏住了茗妹几分锐气,好好看,好配噢。

 

二十一集看佛爷一人儿被贴了符,脑一个。

 

 

1.

齐铁嘴满怀希冀地望着张启山,张启山黑着脸望向齐铁嘴手里捏着的一堆符纸。

“我不信这个的。”

齐铁嘴看着张启山手心挡在符纸前,脸都皱起来了。

“诶呦佛爷!这信不信和有没有用是一回事儿嘛?这矿洞里头可是大凶啊您别不信我——”

“我不信。”

张启山被这矿洞搞得烦闷,一句话想也不想就从嘴皮子里秃噜出来,可刚出口就后悔了。果不其然齐铁嘴没了声音。张启山回过头就见齐铁嘴垂着眼,嘴角都耷拉了下去,无措地盯着摊在手心的黄色符纸。

张启山想说些什么,可没等他出声齐铁嘴低着个头自讨没趣儿走开了。

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2

张启山在口袋里掏掏掏,掏出一张折得很方正的黄色符纸,他摊开来打量,纸面上歪歪扭扭的鬼画符他也看不太懂。

但用眉毛想想也知道是齐铁嘴塞着的。

之前看见他宝贝似的从背包里头翻出来的。

也看着他献宝一样呈到自己面前。

但是自己拒绝了。

 

干嘛拒绝呢?

张启山捏着那张黄色符纸放到眼前盯着看。

红色的张牙舞爪的画符到让他想到了齐铁嘴聒噪的,又怂又活灵的模样来。

那人拽着他的胳膊一点风吹草动就往他身后躲的样子。

一笑就露出虎牙的样子。

十分胆小惜命却又把九十分拿来替他张启山算卦消灾的样子。

 

张启山低下头嘴角带起一个弧度,把符纸折好了放到了左边贴身的内衬口袋。

 

是哦。

干嘛拒绝呢。

 

 

3

张启山本就睡眠浅,又是坐着睡,自然一丁点儿动静就会醒来。

那悉悉索索的声音是刻意放轻的脚步,在矿道里尤其明显。

张启山已经醒了,但不睁眼,只竖着耳朵听着动静。

那声音在他身边停下了,取而代之是一声极其轻的叹息。

 

似乎是有人在他身边蹲下,过了几秒,张启山感觉自己两边肩膀被轻轻搭了一下。

一缕很淡的檀香味飘进他鼻腔里。

 

这味道是除了枪火以外他最为熟悉的气味。

 

东街弄堂香堂的味道。

齐铁嘴平日里穿的长衫上也沾染了些,只不过比香堂的要淡,闻着让人心安。

 

这味道更淡。

像是从香堂里带出来的,味道本就不浓,加之一路颠簸又藏得深,散了不少,但张启山还是能闻出来。

 

他有些哭笑不得,面上还是一脸熟睡的安静模样。心想着这老八果然还是把符给摆到自己身上来了。

刚想睁开眼,却觉着一阵温热凑近了覆上自己的脸。

 

张启山心跳突然快了起来。

 

“佛爷还是保险着些好。”

那阵温热散去,张启山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又低又轻,大概是在自言自语。

 

他想,他还是别睁眼了。

 

 

 

 

 

评论(5)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