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las

【一八|佛端】闪电过后(2)

见哒鬼嘞我刚取这么长的题目,诶。

 

 

7.

张启山眉头皱成了一个结。

齐铁嘴盘着腿坐在他丝绸被铺的床上,左右手开工往嘴里塞糕点,零碎的糕点屑掉在床铺上张启山也不在意,就这么动也不动的盯着他看。

齐铁嘴被盯得背后发凉。

“…..你真不是老八?”

齐铁嘴摇摇头,嘴里边嚼着松糕边眼睛溜溜的转了一圈,又补了一句:

“也唔是什么老二老五。” 

 

见齐铁嘴云淡风轻不像撒谎也不像装傻,张启山黑了脸。可他吞了那山楂吧唧着嘴又伸手去拿灯芯糕的模样,分明就是平日里饿了的齐八。

张启山起身一个箭步冲过去摁住了他的手,把灯芯糕从他眼前挪开。

“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张启山抓着齐铁嘴手的力道是有点大的,可他眉头也没皱一下,眼神一路跟着被挪走的灯芯糕半天才移到张启山的脸上。

 

“….佛爷?”

齐铁嘴看上去很疑惑,张启山怔了一下,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便松开了他。

下一秒齐铁嘴脸上的表情就变了。他抿起嘴用力眨了眨眼睛,酒窝都露了出来,一副想笑但又克制着不笑的模样。

 

“哈哈哈哈——佛爷?”

齐铁嘴最终还是笑出了声,抬手抹了抹眼角。

 

“大师兄你转世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

 

 

 

 

 

 

张启山眼皮一跳,抓着齐铁嘴肩膀把他摁倒在床上。

“老八,别和我装傻充愣。”

齐铁嘴收起笑脸倒吸了口凉气,大概是往后倒的时候扯到了那道伤痕。可扭头对上张启山居高临下的眼神,眼里没有一点怯意。

张启山习惯了齐铁嘴平日里胆小怕事的模样,也习惯了他时不时躲闪的眼神,现在他这么敞亮地看着张启山,倒让张启山有些不自在起来。

 

“我不是老八。”

不知过了多久,身下的人突然沉声说。

 

“我叫陵端。”

末了咧嘴一笑,露出颗虎牙。

 

 

 

8.

“你长得很像我大师兄。”

“哦。”张启山松开他的肩。“你大师兄姓孙吗?”

“当然不是。”

陵端听不懂他的玩笑话,皱起眉头瞥了他一眼。

 

陵端开始讲,从他第一次见到陵越讲起,讲到陵越带他练剑,下山。他讲着讲着发现张启山正用一种看珍稀动物的眼神看着他。

 

“干嘛?”

“老八,别玩儿了。”

 

陵端一口气没顺过去差点梗着。

“说了我不是!”

“那好,”张启山抱起手臂。“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跑到他身子里去的?”

陵端身形一顿,没了声音。

又看张启山一脸审视的表情,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

“天机不可泄露。”

 

天机你个仙人板板儿!

一口一个天机的,除了齐铁嘴也没别人了。

 

张启山作了个深呼吸,沉住气。

“那,要是泄露了呢?”

 

“回去之后我便会魂飞魄散。”

 

陵端说这句话的时候把后四个字咬得很重,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张启山心下一惊,这个反应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可什么魂灵、牛鬼蛇神,自己统统都是不信的。

大概是陵端望着他的眼神很真诚。

这眼神让他想起齐铁嘴卜卦解卦,或是讲一些攸关人命的事的时候。

张启山叹了口气。

“…..那你还来干嘛?”

 

“我要是不来,”陵端笑了笑,露出颗虎牙。“哪里去吃灯芯糕?”

 

 

 

张启山皮笑肉不笑,伸手捞过荷叶垫着的糖油粑粑就往地上丢。

“诶诶诶!”果不其然听到陵端大叫,又见他手忙脚乱翻身下床,那糖油粑粑落地之前倒真被他稳稳当当接在了手心。

“你这是做什么——”陵端直起身子,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

“有钱人家也不该如此浪费吧!”

 

张启山看着他,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

 

 

 

 

 

 

 

 

 

 

评论(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