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las

【佛端】闪电过后(3)

 

“你——帮我个忙行不?”陵端放下糖油粑粑犹豫着开口。

“你先说,我再考虑帮不帮。”

“你先答应,我,我再说。”

 

齐铁嘴至少还讲点理,这人居然还敢蹬鼻子上脸。

 

“…..说吧。”

“你答应了?”

陵端眼睛亮了亮,坐到张启山对面。

“你先说。”

 

可陵端偏就是不讲,像个怕做到亏本生意的蹩脚商人。

你没卖货的意愿,我就连货都不让你看。

 

见他这样子,张启山开口。

“那我不帮了。”

“诶别!”

陵端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张启山无奈地摇了摇头。

 

“要我帮忙可以。”

他指着陵端的鼻子一字一顿地说:“马上把齐铁嘴给我弄回来。”

 陵端一听到这话就没动静了,垂下眼睛连搭在张启山胳膊上的手也缩了回来。

张启山这话本来带点开玩笑的意思,没想到他会是这么个闷声不响的反应。

半晌陵端抬起头。

“行。”

 

他说。

又笑了笑,这次没露出虎牙。

 

 

 

 

 

 

 

 

 

 

“合着你就是想摸我的脸?”

陵端厚着脸皮才讲出的念头被张启山云淡风轻从嘴皮子里吐了出来,让他顿时陷入了窘迫。

 

“…..不行吗?”

“又不会少块肉。”

张启山面上没什么情绪,拉过陵端的手就往自己脸上带。

陵端手被一拉下意识就往回缩,张启山便在半空中松开了他的手。

 

 

见张启山正看着他,陵端一瞬间有点犹豫。他吞咽了一下,终于还是抬起了手。

 

他手指有点凉,还带些草药混合糕点的气味,颤颤巍巍贴到了张启山脸上。

张启山倒真是没止住他动作,只盯着他看。

那阵冰凉悠悠地在他脸上游走,像是某种清秀白净、不会伤人的蛇。

感觉到陵端的手指轻轻搭到了他眼皮上,张启山心无芥蒂。他清楚这具身体,这双手不会做出什么不利于他的事来,就顺从地闭了眼,任着对方摸。

冰凉从他的嘴角往上攀,到鼻尖,眼角,再滑到眉骨,最后点在眉心。

 

 

张启山眼睫毛挺长,但是陵端从没敢静距离观察过陵越的。

不过两个人眉头拧在一起的样子倒如出一辙。

 

 

“你以前也老爱皱眉头。”

陵端的声音低低地响起。

张启山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个以前。

 

那点冰凉从眉心褪去,他这才睁开眼望向陵端。

陵端垂下头握住了他的手。手指划过他的掌心,在他指关节上轻轻摩挲了一下。

 

记忆中陵越也是这么一双手。

手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掌心带着常年练剑留下的薄茧。

他知道张启山手心的茧,是为了保家卫国护天下留下的。

 

陵端抬起头,那双和陵越极其相似的眼睛正望着自己。

 

他们太像了。

陵端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听到自己心跳的很快。

 

就这一次。

 

他对自己说。

 

 

 

最后一次。

 

 

抬起另一只手揽过张启山的后脑勺凑了过去。

 

他记得陵越身上的味道像是沉香,不属于人间的气息。和他的人一样很温和,又清又淡。但是让人心神安定。

而张启山身上的,是东北覆盖了大雪的青松味,微凉的枪火,是混着血与泪的不停歇的战争和天下安危。

 

他们很像,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陵端手指冰凉,嘴唇确是温热的。

张启山看到陵端紧紧闭着的眼,看到他睫毛的胡乱颤抖,心底一阵发热。

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可这到底算不上一个吻。、

陵端的嘴唇犹犹豫豫地停在张启山嘴角,也就几秒的功夫便撤走了。

陵端胆子不大,三百年前他没胆量这么干,三百年后还是一样怂。

修仙之人,不沾人间烟火,哪懂什么男欢女爱。

可就是这么个拙劣的都称不上吻的吻,把张启山脑袋里绷着的弦给压断了。

 

他拉住正退后的陵端,把嘴唇贴了上去。

 

 

 

 

 

 

 

 

 

评论(4)

热度(68)